登录
论坛 > 秋爽斋
发帖|
[【江南一粟】] 从男人的好色聊起
看3441|回11|收藏
江南一粟 看全部
2010-12-4 11:48:11
友人胡浩言:男人只有两种,一种是好色的;一种是非常好色的。这是朋友聚会闲聊时,聊
到某君有涉嫌玩弄女性的行为,脱口而出的一句概括性总结语。胡浩是父辈级的友人,他的高论,自然不会轻易过耳即忘。细细的品味,竟然嚼出一点共鸣。原本嘴上略带谴责,心里却有妒意的我,哑然失笑。扪心自问,我何偿又不是如此!无非是色胆欠点而已。

欠点色胆,这就注定了我只能属于好色之列,而不在非常好色之列。然而,好色与非常好色的度在哪里?抑或说它的分水岭在哪里?总不能以色胆大小而分吧?若如此,那就得换种说法,即:一种是色胆包天的;一种色胆如鼠的。这就很没有概括性了。

与赏月聊到此话题时,我便将友人胡浩之言作如是说,她也作如是问。我竟一时语噎。盖因,好色与非常好色的度,实在过于抽象与主观。我自信聊这类话题还算强项。于是,回说:恐非一两句能说清楚呢,容我细细的想来。惜,至今没想出个结果。遂有斯文。

《红楼梦》中有两个人物,似乎可以用好色与非常好色来归类:贾宝玉与贾琏。贾宝玉的色唯红楼儿女才能提起他的“性”趣;贾琏的色则不能,他几乎对所有有两分姿色的女子,都能有“性”趣。同样的女人,都发生在这哥俩身上,结果却是完全的不同。

这个女人就是多姑娘。一个用现代的话来讲,是个性很开放的女人。贾琏是主动缠上多姑娘的,有一个费钱费时的追求过程。而贾宝玉则不可能会正眼看一下多姑娘,作为男人他竟然抵住了多姑娘的诱奸直至最后的强奸。所以,但凡读过《红楼梦》的女性读者,无不对贾琏抨之以兽类;而对贾宝玉则喜爱有加,甚至到了入迷的地步。

诗经有云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诗经是经过了孔老二的整理甚至是亲自加工了的。它可是儒家经典五经之一。如此好色之诗句,竟然流传下来,且是妇孺皆知,几成俚语。这不能不说是孔老二的丰功伟绩。正统的传统鼻祖尚且如此好色,可见好色并非坏事。他还说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告子也说“食色性也”,意思是跟吃饭一样很正常很自然的一件事。

前几天在报上看到一则新闻,说的是一项研究人类起源的科学成果。我只记住了标题:早期人类很黄很暴力。可以想像得出来。喜欢群居的动物,大多如此。比如与人类有亲戚关系的猴群,经常因为性伴侣而争斗个你死我活。这是动物缺失文明的结果。

很黄很暴力。说明男女在文明进化过程中的不和谐。母系率先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性行为是羞耻的。而父系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。于是,便上演了“很黄很暴力”!这也许是人类社会为什么先是母系社会的原因吧。不过是在后来的武力作用下父系社会取代了母系社会。

正如一个野蛮的强悍民族征服一个高度文明的民族一样。文明总是被野蛮蹂躏!之后,野蛮又总是接受文明。世间万物是相通的,人类性文明的发展亦是如此。当男性在性的征服过程中,也同样意识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性行为是羞耻的时候。由是,就有了文明的规范、道德的约束,甚至是法律的调整。直至到今天的一夫一妻制。人类在这方面有个漫长的过程。

毋庸说,早期的男性人类皆在非常好色之列。令人遗憾的是,男性总是返祖的。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教育来克制男性荷尔蒙无限发酵,他必定是返祖的。而有些人,即便给了他良好的教育,骨子里仍是返祖的。这就是,为什么会有道貌岸然这个成语。嘴上仁义道德,行为上却肮脏悖德。更有甚者,嘴上指责他人肮脏悖德,自己却变本加厉的尽干些肮脏悖德的事。成了不折不扣的情感道德与性道德的双料伪君子。这类人还不少。

所以,很黄很暴力在人类进入了20世纪高度文明的时代,仍会上演着,而且还集体上演。彻底地回到了早期人类时代。比如代表非正义方的日军,在南京犯下的滔天巨罪,奸!是一个重要内容。再比如代表正义方的苏军,在攻克柏林后,对德国妇女所犯下的集体强奸行为。无不是对现代文明的践踏。至于个体犯罪,屡见不鲜吧。比如轮奸,比如聚众嫖娼。

男人好色本没有错,错的是好色乱性,甚至是无色乱性。好色而不淫应该是思想开放的现代人的行为准则。有一种好色是纯精神层面上的。对于如花似玉的美女,只是单纯地欣赏,就像欣赏一件美好的事务,谁会对一件美好的事务产生“性”趣呢?

想起早些年看过的一部日本小说,小说的主人翁在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面前性无能,导致婚后数年的娇妻竟是处女。可他却在妓女身上异常亢奋,连麻木了的妓女也能体会他的性行为带来的性满足。可以臆想一下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情景,那坐入柳下惠怀中女子定是个如花似玉,使得柳下惠只一味欣赏,而忘了性趣。枉担了数千年坐怀不乱的君子之名。

已经过世了的我的偶像梅艳芳女士。只因她的冷艳惊大了我的眼眸。我在欣赏她的冷艳时,总是觉得此女只应天上有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。那份美好,无法用言词形容。然而,梅艳芳却从来没有成为我的性幻想者。由已及人,像我这样比较高级的粉丝,没有谁会把自己的偶像想像成自己的性幻想者吧。

更多的人追求的还是心与灵的交融。由色至情,由情至爱,由爱至性。情感单一有始有终。这是文明人类最最美好的真实的情感生活。现实却没有赋予人类这份美好,竟成了不可企及的追求。于是,酿就了无数的痴男怨女。正如眸大妹子所言:好色就是虽冲动,但发乎情止乎礼。好个止乎礼!止乎礼就成了痴男。反之,不止乎礼,就是不计后果的非常好色了。

行文至此,我仍然没有讲清楚好色与非常好色的度在哪里?也许我自信只是个好色之徒,骨子里也是返祖的非常好色。下面是唿哨的一段话:

一个出于精神上对美好的追求, 一个出于生理上对肉欲的满足。 一个是赏,如赏花。一个是沾,如嗜腥。 前者的色,是清爽素净的,后者,是荤浊的。  

2010-12-2
雪融鸿飞 看全部
2010-12-6 09:29:05
呵呵,色可赏心悦目、令人心旷神怡,人而能不好色者,怕是问题严重了~~~连小孩子也知道花是美的~~~
好色很美,不过好色这个词被那些“皮肤滥淫之蠢物耳”的伪好色者给玷污了~~~
zxg0931 看全部
2010-12-6 21:12:58
真是一篇佳文,读之如同品茗,让人回味无穷
hzyuan 看全部
2010-12-7 12:02:40
昨晚睡前照例到园子里晃荡下,看到苍蝇哥哥发来的信,信里一个链接地址。很惭愧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,哇!苍蝇哥哥要把家产给我了。因为最近收到的这类信,基本是峨眉分家产给我叫我去取的。
当然,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,不大可能啊,天地会的总舵啊总指啊都是抠门抠的百年一遇惨不忍睹的,苍蝇哥哥虽然好多了,不过毕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个近墨者墨黑黑噻。
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点进来一看,原来是江南兄在讨论好色问题!
其实这个帖子几天前就看了,不过,还是很惭愧,我看帖子和我看书一样,一目十行,猪佬佬吃人参果,一扫而过。当时就一感觉,好色和非常好色的界线在哪里?苍蝇哥哥郑重推荐,显然是有道理的,因为苍蝇哥哥难得这样正经过;于是睡以前认真看了一遍,早上下班后又认真看了一遍。看了以后,还是这感觉,好色和非常好色的界线在哪里?
或者,这根本就是个伪命题。如果转换为,男人在什么情境下只能好色,在什么情境下可以非常好色。可能更合理些。
因为正如江南兄所提到,早期人类很黄很暴力。而之所以如此,以我的看法,这原本就是人的本性。无论我们说人是何种高等动物,会说话的,会使用工具的,理性的,政治的,社会的,诸如此类,无论我们在动物前面加上其中的哪一个词甚或是加上所有的词,都改变不了这个定义的主干:人是动物。
所以,只要人有足够的条件,人就会由好色而非常好色。秦皇汉武,女人不少。唐宗宋祖,也够风骚。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你以为他只会弯弓射大雕。我们也可以很大不敬地把这个名单一直延续到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因此,相对来说,恐怕分成正常的和变态的两类更合理些。按照这个分类法,又是很惭愧,我要对江南兄很不恭了,
一个出于精神上对美好的追求, 一个出于生理上对肉欲的满足。 一个是赏,如赏花。一个是沾,如嗜腥。 前者的色,是清爽素净的,后者,是荤浊的。
只是追求纯粹的精神上的色,就要被我归入变态的范围了。
zxg0931 看全部
2010-12-7 12:10:14
苍蝇哥哥要把家产给我了
这黑黑,尽想美事
123下一页

网上读书园地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首页|简易版|触屏版|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