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读书园地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超星 读书 找书
查看: 3140|回复: 5

[【盘丝洞】] 曾淑勤——《情生意动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5-15 11:1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幽怨的二胡再一次响起,我也再一次地深深陶醉其中。其实以前不喜欢二胡,总觉得没有钢琴小提琴来的高雅,随着岁数越来越大,反而逐渐沉迷在越来越多的民乐中,京胡、二胡、古筝、洞箫~~~哪一个都能让我迷恋。

  《情生意动》,戏说慈禧的片尾曲。记得还是上高中的时候看的,只看过一遍,便成了一生的牵挂,不仅片头片尾好听的要命,那里面的人物更是让我个个难以忘怀——多情的咸丰,深情的荣禄,英俊的奕䜣,美貌的兰儿,温柔的贞儿~~~~~我看不到慈禧的邪恶,我只看到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家付出了一生……

  恍惚间,我已经不是我了——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5-15 11:1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 我是瓜尔佳氏•荣禄,满洲正白旗。虽然我家道富裕,但是我却喜欢上一个家道中落的旗人家女儿,兰姐。我不忍心看她每天为了生计、为了母亲和弟弟妹妹抛头露面的去做喜娘,打算过了选秀之期,就秉明父母,把她娶进门——她已经17岁了,是选秀女子的上限,更何况无门无路的,要选上不容易,要落选嘛,听说是有许多的办法的。
  兰姐虽是个女子,却比一般男儿都要有志气,她盼着我好好上进,将来出人头地,我也知道,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。

  大红的喜报送到街口,鞭炮声中,我听到一个公鸭嗓在喊着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叶赫那拉氏兰儿奉旨入宫为秀女。钦此!”
  我险些跌倒,连忙拉住旁边的人问:“他在说什么?是谁?谁要入宫?”旁边的人看了我一眼“是那个喜娘兰儿,唉,家道艰难,这回说不定能翻个身呢,若是入了皇上的法眼,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不用愁了……”我不等他说完,推开人群向她家跑去。
  到了门口,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,兰姐的娘和两个弟弟都在门口应付差人,见是我,桂祥连忙使了个眼色,把我拉到一旁,“姐姐让我告诉你,吃过中饭,她还在河边等你,记住啊,千万要去!”
  我点点头,茫然地往回走。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是这样?她不是说不入宫吗?她不是要在秋天嫁给我吗??难道今天就是我和她的离别之期吗?

  胡乱地吃了中饭,我早早地来到河边。如果这是最后一面,我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!
  还没走到河边,已经远远地看到一袭红衣的兰姐坐在我们常坐的石头上,她用手托着腮,正望着河水发呆,那模样,说不出的动人,说不出的幽怨,以至终我一生都没有忘掉这个场景。我忍住眼泪,一下子跑过去,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。
  兰姐没有反抗,没有象每次那样说我不像个公子哥儿的样子,她只是抬起头,用她那满含着泪水的眼睛望着我,一动不动,象是要把我看到心里~~~~~
  我们就这样凝望着,仿佛天地间任何事物都已不存在,只有我们,只剩我们,要这样一直一直地站到地老天荒。

  半响,兰姐终于轻轻地挣脱了我的怀抱,拉着我的手,并肩坐在石头上:“小禄子,我知道你有一肚子的话要问,你听我慢慢讲给你听——”
  本来,我是不打算入宫的,只想和你平平静静地过完这一生,但是,你也知道,我父亲去世后,家里没有了正经收入,全靠我去做喜娘,还有额娘妹妹给人缝缝补补地挣些嚼裹,还要供着桂祥照祥念书,你家虽有些家底,但是也不能被我如此拖累,如果我能入宫,每月能有份例银子,额娘和妹妹也不用每天这么辛苦;再有,如果有一天我能得到很高的份位,那些欺负过我孤儿寡母的,我一定要报仇,象吴棠、瑞麟还有你,你们这些帮助过我的人,我更要报恩。总之,不管是要报仇还是报恩,我都要努力向上爬,如果有一天我能握紧权力,我一定会实现今日诺言!
  所以,小禄子,不要怪我。我想了很久,只有这样做,我才能出人头地,才能过上不被人看不起的日子!

  我呆呆地不知道怎么接话,心里像翻了五味瓶,难道为了出人头地,连感情都可以不要了吗?看着兰姐姣好的容颜,我忍了又忍:“那就祝兰姐早日爬上枝头成凤凰吧!”说完,站起身扭头便走。
兰姐一把拉住我:“小禄子,你站住!你真的不能理解我吗?你难道在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吗?”
  “你都要进宫了,还跟我谈感情?放心吧,我不会阻了你的好前程的!”我赌气道。
  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,你真的要对我这么说?别人不懂我,不理解我,难道你也不理解我?”兰姐终于哭了出来。
  我反身抱住兰姐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“兰姐,我不怪你,我只恨自己没本事,给不了你想要的一切!不过你放心,不管过去还是将来,小禄子永远是兰姐的,为了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!”
兰姐伸手摸去了我的泪水:“答应我,要上进,要好好的。兰姐,兰姐等着你将来的照应呢!”
  我们就这样相拥地坐在河边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了下去,在漫天的彩霞中,我和兰姐的爱情也终于走到了尽头。我把原本打算在新婚之夜送她的玉佩拿了出来,仔细地帮她戴好,“兰姐,小禄子不能一直陪着你了,就让这玉佩替我陪在你身边吧,你放心,我一定会上进,一定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!”

  三天后,宫里一顶小轿接走了兰姐。我站在人群的外边远远地看着,就在轿子将要拐出街口的时候,我看到兰姐掀开轿帘向外张望了一下,虽然我并不能确定她能看到我,还是用力地朝那个方向使劲地挥了挥手!


  十年的时间,就这么过去了。
  我娶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子,虽然美丽,虽然贤惠,我却与她没有共同语言,算得上相敬如宾而已。
  我还有了一个女儿。尽管我并不喜欢她的额娘,但是这却不妨碍我把女儿宠上了天,或许,这个在我看来,眉梢眼角与兰姐竟有几分相似的孩子,是我努力上进最好的动力。
  十年间,我以荫生的资格进入了工部,做到了工部主事,得到了我的堂官文祥的赏识,并在他的大力推荐和引荐下成了恭王府的常客,又因为兰姐的妹妹蓉儿做了醇王府的嫡福晋,七王爷也把我当作了心腹。我知道,若不是有肃顺在从中作梗,我早就成了内务府大臣。
  而我的兰姐,也在这十年间努力爬上了她所希望的高峰。从懿贵人,到懿嫔,再到储秀宫懿贵妃,我相信,她每走一步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我也知道,随着她的份位越来越高,我见到她的可能性几乎成了零。

  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政变。
  恭王的才具自然是令人佩服的,而我心中关心的自然是兰姐,这么一场大的政变,她是怎么承担下来的呢?这十年来,不知她忍受了怎么样的苦楚,才会最终爬到了权利的巅峰,而高高在上的她,还是我从前心目中的兰姐吗?或许,一切早都不一样了,我和她,终究渐行渐远,她是以天下养的太后,而我,将永远是她的臣民,臣服在她脚下。
  同治元年,醇亲王筹建神机营。而我,作为内务府大臣,兼任神机营翼长兼专操大臣,终于要陛见了。
  先帝我是见过的,在乾清宫的东暖阁。那个夺走了我心爱的女人,却又不好好珍惜的人,终于撒手人寰,留下了破烂摊子,竟要女人来承受。
  我是第一次来到养心殿,醇亲王好心的提醒着我陛见的注意事项,而我满脑子里都是那个我十年未见的人——我的兰姐,你,还好吗?小禄子没有辜负你的期望,这一切,你还记得吗??
  当我从回忆回到现实中,发现自己已经跪在养心殿东暖阁的龙书案前了,醇亲王正在小声地提示我自报履历。我清了下嗓子,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到——“奴才瓜尔佳氏荣禄,满洲正白旗。恭请皇上圣安,恭请两宫皇太后圣安……”
  我跪在那里麻木地说着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  “抬起头来,让皇帝看看。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,一定是慈安太后了。
  我慢慢地抬起头,望向明黄色纱帘后面的那张脸。看的不是很清楚,只依稀觉得十年的岁月并未在兰姐脸上留下多少痕迹,现在的她,越发的雍容华贵了。我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她,甚至觉得她的眼圈也慢慢的红了。
  直到醇亲王轻轻地咳了一声,我才意识过来,连忙伏底身子“奴才失仪了!”
  兰姐清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初次觐见难免紧张,不怪你!老七,让他下去吧!”
  我不敢再抬头,磕了头后倒退着出了殿门,站在宫墙外,我对自己说,这一生,无论有什么事情,终要护得兰姐平安!

  我的工作开始多了起来,恭王和醇王也都对我信任有加。我做到了工部侍郎的职位,又调到了户部,在神机营里也升迁到左翼总兵。常常,我在书房写奏折要写到夜深,看着奏折上兰姐的字迹,仿佛她就在我身边,依然是需要我保护的那个十七岁的少女!

  又是几年过去了。兰姐撤帘归政后退到了后宫,我见她的机会越来越少了,再也见不到她朱批的奏折,仿佛,我跟她之间的联系一下子就断了,只有在每月赏看戏的时候远远地看看她,看着她越来越像太后,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。

  穆宗崩逝了。
  我知道,其实最最难过的人,是她。虽然宫中常传说穆宗更亲嫡母,虽然皇后入不了兰姐的法眼,但是我知道,最最心疼的人,一定是她!十月怀胎之苦,辛酉政变之累,把她从一个慈母变成了严父,而当亲生儿子真的撒手而去的时候,我相信她一定是心碎的,也一定后悔这二十几年来对儿子的严厉,如今,连个互相体谅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她召我单独入宫。
  我跪在她面前,“请太后安”。
  “起来吧。莲英,给荣大人坐,给荣大人茶。”
  “谢太后。”我又磕了个头,站了起来。
  李莲英让小太监给我拿了磁凳和茶,又亲自捧了茶放在兰姐面前,然后朝我微微点了点头,就带着小太监出去了,随手关上了门。
  我低着头斜着身子坐在凳子上,等着兰姐张口。
  “荣禄,你没有话要说吗?”
  我站起身,“先帝崩逝,太后心中一定是五内俱焚,请太后千万保护好凤体,方是我大清之福!”
  “小禄子,抬起头来!”
  我不由得一震。多少年了,没有人再这么叫过我。我抬起头,看着兰姐,看着一袭黑衣,没有两把头,不施粉黛的兰姐,看着日渐憔悴的兰姐,看着眼圈微红的兰姐,有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。
兰姐转身回到卧室,不多时,握着一枚玉佩走了出来。
  她慢慢地坐在我的对面,直视着我的眼睛说道:“你的玉佩,二十多年了,从未离开过我身边,看着他,我会想起你,我才会有面对一切的勇气。”
  “是,天佑大清,太后实是我大清之天,是我臣民是福!”我不由得又跪了下去。
  “小禄子!”
  “奴才在!”
  “二十六年前,你怎么叫我的?”
  “奴才,奴才不敢说。”
  “站起身,我让你说,以前,你是怎么叫我的?”
  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,“兰姐!兰姐!”我一把将她拥入怀中,此刻,她不是以天下养的太后,她只是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可怜人,是永远需要我保护的兰姐!

  当一切归于平静,兰姐慵懒地靠在我的肩上,“小禄子,朝廷里除了你,我不知道还能相信谁?东边的是个没嘴的葫芦,出主意的事情指不上她,莲英毕竟是太监,有小安子的前车之鉴,他也不敢太放肆。如今,我只问你,大位该给谁?”
  从穆宗崩逝那一刻开始,我就一直在盘算着这件事情,我知道兰姐还想继续垂帘,那么不如——“不如立醇亲王的嫡子,又是蓉儿的孩子,跟兰姐血缘上是最亲的,既是外甥又是侄子,更何况,只有4岁,抱进宫来兰姐亲自教导着,跟亲生儿子有什么区别呢?”
  兰姐站起身,慢慢踱着步,如果,我在咸丰朝是近臣的话,我一定会看出,此刻她的神态,竟像极了咸丰爷。“你说的没错,小禄子,看的出,你是全心全意在为我打算的!跟我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,嗯,我会对东边的说的!你,先回吧,日后自有再见面的机会……”
  击了两下掌,李莲英捧着一个托盘躬身而入。
  “放桌上罢。”兰姐又恢复了太后的神态。“小禄子,来看看,这是赏你福晋和女儿的。听说你那女儿天生丽质,就只跋扈了些,回家去好好教养,待日后我来亲自给她指一门好亲!”
  “是,谢太后恩典。奴才一定尽心教育女儿,不负太后之期望!”
  “去吧,让莲英送送!”说罢,兰姐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 我捧着赏赐恍恍惚惚地向外走,无心地应付着李莲英的谄媚之词,只觉得这一天象做梦一样,我要赶紧回到家里,仔细想想清楚!

  光绪年就这么来了。
  醇亲王不能再管事,于是,我的工作更加多了。神机营都是我在管着,又兼任步军统领、左都御使、工部尚书,在宫内,我成了总理内务府大臣。随着官职越来越高,我和兰姐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多,每日奏对之后,也常有单独面圣的机会,许多军国大事,兰姐都是先与我商量定了才叫军机的起,我终于觉得,我能为兰姐做些什么了。我成了光绪朝的天子第一号红人,许多人在背地里嘲笑我,说我早年攀上了醇亲王这根藤,所以才能有今天的一切,我只是微微一笑,兰姐,若不是为了你,我又何苦趟这浑水呢?但为了你,我定不惜一切,身前身后的骂名我都不会计较,只要能看到你的笑,我便心满意足了~~~

  光绪十二年,载沣袭了醇亲王的爵位,不知道兰姐看上了他的什么才能,据我看,载沣不仅继承了其父懦弱的性格,并才疏识短,难当大任。但是,他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,或许,这才是兰姐真正需要的。

  二十六年,我被赏黄马褂,赐双眼花翎、紫缰。加太子太保,转文华殿大学士。
  二十八年,兰姐下懿旨,将我的女儿许配给载沣做嫡福晋。在行礼的头一天,我和福晋带女儿陛见,陛见之后,兰姐将我留了下来,“小禄子,这是我能给你女儿最好的安排了。载沣是世袭的王爷,虽然懦弱,但好歹是王爷,让丫头过门后多少收敛着些,只要不错了大摺,我都是可以包容的!”
  “谢太后的恩典,兰姐的大恩大德,小禄子此生是难保了,但愿还有来生,但愿来世能与兰姐携手同游,一起看山看河~~~”
  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这些年为兰姐鞍前马后操碎了心,常常有种不祥的预感,总觉得自己大限将至,不久人世。
  “小禄子,你我都是快七十的人了,彼此保重吧。别忘了你许了我的,要永远在我身边保护我的,千万不要把我一个人扔下,否则,我一定饶不了你的!去吧,等丫头回门过后,我着太医给你请脉。这些日子要是不舒服,就先别上朝了,好好将养些日子。日子,还长着呢……”

  二十九年四月,我终于卧床不起了。
  躺在床上的时候,我常常陷入昏迷中。仿佛又回到了15、6岁的年纪,仿佛兰姐还在我的身边,我未娶他未嫁,仿佛,一切都还早,仿佛,那漫天的彩霞,还离我很远……

  兰姐带着太医来看我了。我摇摇头,“不必了,太后,奴才这把老骨头,已经不用再麻烦太医了。”
  摒退左右,兰姐坐在了我的床边,握着我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手,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
  我吃力地抬起手,想要抹去她的泪水,“不哭,兰姐,乖!小禄子没事,小禄子只是先去那边等兰姐,不管十年还是二十年,等不到兰姐,小禄子一定不喝那碗孟婆汤……”
  “小禄子,五十多年了。我知道,你一直在为我做事,一直在保护我。哪怕挨了千千万万的骂名,你对我都是始终如一的。这一生,兰姐对不住你,如果有来生,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,我一定好好补偿你,守着你,不让你再吃这么多苦,受这么多累了!”
  “兰姐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,只要有小禄子在,就不会让兰姐受一丝委屈,这一生是这样,下辈子还是这样!”
  兰姐把玉佩重新戴到我身上,“这玉佩,陪了我五十年,如今,让它代替我陪着你吧!好好养着,咱们,咱们还会再见面的!”

  兰姐走了,我握着玉佩,笑了。五十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  四月十一日,荣禄卒,赠太傅,谥文忠,晋一等男爵。

  光绪三十二年,载沣与荣禄之女的长子出生,名为溥仪。

  三十四年,溥仪入宫为帝,是为宣统。此乃兰姐对小禄子做的最后一场报答。

  两天后,慈禧病逝,与荣禄终于地下相会。



  最美丽的情感总是藏在梦背后
  别触动它,一碰就凋落
  花谢了后,连北风都会寂寞
  心如潮起潮落,愁已锁住眉头

  如果要我将你一生写成一首诗
  我不写梦只写你的手
  青春如酒,醉了把你手紧握
  带你看山看河看我情上心头

  以为自己心已尘封
  谁知窗外春意浓
  依然被情愁惹得眼蒙胧
  守著你是我不是风
  深情已种一生守候著不会移动
发表于 2009-5-16 12:4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雪儿的文字越写越精彩了~~~
看来盘丝洞的风水8错~~~雪儿功力大进~~~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5-18 11:4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的么?姐姐是不忍伤偶心吧?
发表于 2009-5-18 12:2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引用第3楼飘雪于2009-05-18 11:44发表的 :
真的么?姐姐是不忍伤偶心吧?
哈,这个真没有~~~
而且妖精哦,是8伤心滴~~~偶怎么会为了8忍你伤心就哄你捏~~~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5-18 12:3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欧嘢~~
高兴中~~~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网上读书园地

GMT+8, 2023-5-30 16:22 , Processed in 0.151740 second(s), 7 queries 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