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网上读书园地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超星 读书 找书
查看: 79|回复: 0

[【活动】] 【秋凉】“天凉好个秋!”(六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1-15 00:1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huaxiang 于 2017-11-21 01:16 编辑

        都说现在的女孩翻脸比翻书还快,我算是领教了。何况她说的一点也不错,我只是她的临时搭档而已。
     晚上,我歪在床上看了一会书,有些倦意。我是男生公寓406-1室唯一留守的单身贵族,其他的则是同居的同居、猎艳的猎艳,反正晚上十点之前,他们是不会归宿的。我便掩上门,正准备泡脚、洗漱休息,谁知有微信提醒,我滑屏一看,竟是慕雪。慕雪淡雅的坐在那,传来不满的情绪,说:“周行,你这人还说话算话吗?昨天说好要帮我搜集一些材料,还提供一些电子资源,怎么一点动静也见不到?让我主动求助于你,是吧?”眉睫之间多了一份不悦。
    我觉得这话刺耳,怎么还怨起我来了,便说:“慕雪,你不是说让我这个星期不要联系你吗?你让我又怎么办?
   慕雪惊奇的睁大眼睛,说:“我没说过这话呀?昨天?”
   我没好气地说:“你在今天中午不是给我发来短信的吗?”
    “今天中午,我没发短信呀。”
    她略一思忖,又笑着对我说:“噢,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啦。你被别人戏弄了,准是这群见我坏笑的东东拿你开涮。我审一审她们就清楚了。”她一侧身,左右看看,说:“喂,我说同窗们,你们这手脚也真够麻利的,谁趁我不提防给周行发的短信呀?勇敢的,你站出来!”
    一阵哄笑,或说不知道,或说不是我。慕雪笑骂了一句:“那是小狗干的呗!”又问:“吴映莲,今天中午,你借手机,说自己的没电了,是不是借口呀?”
   只听见那位嚷嚷起来:“慕雪姐,我真的是给家里打电话,只是——”
   “只是什么?”
   “只是后来静芳和眼镜彤云说要看你的相册和视频,我只好答应。。。。。。”后面的含糊不清了。
    还没等吴映莲交代完过程,只见几位小女生早围过来,那位眉细目秀的女生,撅着小嘴说:“慕雪,我们是怕你吃亏嘛,也不知道这位臭小子对你是不是真的很在乎,咱们就是测试一下嘛。你不生气吧?”
    芊芊在一旁斥责了一句:“你们呀!就是闲的牙疼。以前折腾亮亮,现在又寻思着折腾周行。”只听见又一阵笑声弥漫着整个女生宿舍。
    慕雪硬生生回应了一句:“你们陷害我也就罢了,连这位笨笨的周行也要给他挖坑。”
    眼镜彤云不屑一顾,说:“这才几天,你开口闭口‘周行’,就来维护系统啦!”
    慕雪扬手拍了她一掌:“就他呀,谁愿意收留的话,我还拱手相送!”
    那位眉细目秀的女生啧啧了两声,满脸是笑,说:“得了呗,这可是你的第一任。”又瞅着我说: “周行,慕雪可是我们这儿的一张名片,你要拿走的话,得有点资本,千万别弄砸了!不过我们祝福你们成功,到时候,我们阵势强大的伴娘团可以随叫随到。”
    我窘态毕现,先说了一声谢谢,接着说:“我会珍惜机会,只是发球权不在我手里,我努力争取吧。”
   静芳点了点头,笑笑说:“大家都散了吧,咱们不当灯泡好不好?让他们聊吧。”
   大家散去,我和慕雪只好通过文字聊天,有时互相看一眼,会心一笑。
   这个周末,我主动约了慕雪去薜萝山生态园,她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。我们穿行于山下的银杏大道,感受着由青翠泛出淡黄的生命蜕变,这是洗练的秋对成熟真谛的最好诠释。那天慕雪上身穿一件白色蕾丝针织镂空韵秋衫,下身著一条潮范毛呢半身裙,超然的神采、轻盈的体态,与秋的色彩聚合映带,演绎着人与自然的神遇迹化。秋光孕育着充沛的生命力,传递着天地之大美!她随手捡起一片银杏叶,在手指尖间顽皮地捻动着叶柄,好像拾起了沉甸甸、金灿灿的秋。
    薜萝山生态园,原来是建筑在半山之上,我们拾阶而上,欣赏着被园艺师修剪得玲珑整齐,富于层次感的花丛灌木,与天造地设铺就山间的:黄的、紫的、红的、墨绿的,色彩缤纷的大片树叶和植被,鬼斧神工让人无法拼织的世界,跃动于眼前,彼此映蔚,相得益彰。假日游人如虾,密密匝匝,这回是我牵挽着慕雪,只见她早已香汗渗额,细喘加粗。走过掬月呵云涧边,来到倚秋听涛馆前,找到一块状如卧牛的大石,我拂拭去浮尘让她歇脚,她也示意我坐在她身边。我连忙拿出一瓶柠檬汁饮料递给她解乏,她喝了几口,把头靠在我肩上,问:“你不觉得累呀?”
     我冲她笑笑说:“我经常锻炼,体能较好,没什么感觉。”
     她有些羞怯地说:“看来,今后我也该锻炼锻炼,免得被你小瞧了。”
     我说:“那好呀,我可以先带你去游泳馆体验一番。有信心就好!”
     她闭目养神,天光云影投射在她的斑斓世界里唤起她的淡雅的微笑,轻声地问我:“那天晚上梦到了我吗?”
     我见游人如弈棋一般攒动,不敢笑出声,说:“我是个天生无梦的人,所以没机会呀。”
     “那我可是梦见了你。你猜我怎么梦见的?”
     “我猜不透女孩子。”
     “我梦见你拉住我的手在野外一路狂奔,后面有一群人大喊:‘他是个骗子,骗了好多的女孩子,抓住他,抓住他!’”
     我说:“你这不是转角骂我吗?唉,我真倒霉,我认栽!”
    她又一次“扑嗤”笑出声来,说:“你心里如果光明磊落,就不必在乎别人怎么想。”
    沉默了半晌,她又问了我一句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男友的原因吗?”“你的少年时代曾经那么美好,可我的少女时代曾经笼罩着噩梦般的阴影,给我造成的伤害一直没有终结!”
    我困惑不解,说:“能不能说说其中原因呀?如果觉得我可以信任的话。”
    她似乎陷入了在痛苦的回忆中的挣扎,环顾了一下四周,慢慢的向我讲述——
    “初二那年,我所在班级的物理教师姓倪,三十多岁年纪,身材不高,但穿着非常考究,课也讲得驾轻就熟似的。当我母亲听说是这位教师授课,就叮嘱我:‘这个老师作风不太正派,你不要轻易接近他。’随后我就听说经常有几位女同学帮他整理房间的事。突然有一天,一个女生跑来通知我:‘倪老师让你去他那里订正作业,说是要给你辅导呢!’”我惴惴不安地去了他住所。敲门进去后,他递过一个已经削好的苹果,笑着说:‘慕雪同学,先吃个苹果,消除一下紧张心理。’看着他那么和蔼可亲的,我不好拒绝。接着,他拿着我的作业本,让我靠近他,给我讲解起来,其实那只是我的一个失误。他身上散发的香水味几乎将我窒息,我已经接近被他揽在怀中的状态。他忽然托住我的脸向上抬起,说:‘慕雪同学,你是班里的尖子生,要事事带头哟。老师好喜欢你这样聪明大方、非常懂事的孩子。’他那嘴脸已经凑的很近,我被吓得不轻,本能地退避着,就在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又有女生敲门,忙说:‘老师,有人来了。’我急切地挣脱出来,去开了门,几乎夺门而出,慌不择路地逃回教室。我感到十分惶恐,但又不敢跟家里人说,我妈是个暴脾气,如果回家一说,她肯定要大闹一番,到时我在班上就更无地自容了。
    后来,凡是他有所召唤,我总赖着其他女生同往。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戒备之心,也乔装收敛。但在我总大有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不祥预感,只能尽量退避周旋,深恐跌入悬崖。有一次班上有女生想集合大家为他庆生,征询我的意见,我不置可否。回家跟爸妈商议,爸爸的意思是可以随份子,说:‘毕竟那姓倪的教书有两把刷子。’我妈极力反对,说:‘那姓倪的教书是有两把刷子,可玩女孩子也有两下子。我不想让女儿去沾边,不送。’那次只有几个女生未送礼物,倪在课堂上大夸那些送礼物的女生,暗讽我们不太知道感恩。多年之后,我才知道我爸偷偷的给他送了一份,那话并不是针对我的。再后来,我发现原来性格开朗的小石和小范,变得沉默寡言,心事重重。去他那里的女生逐渐减少了。那年暑假期间,爆出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,女生雯雯怀孕了,而且是第三个怀孕的。姓倪的被拘留了。我妈得知后,开始审问我——”
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网上读书园地

GMT+8, 2017-11-25 19:26 , Processed in 0.23400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